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绝色风华前传之寒月刀魂1
绝色风华前传之寒月刀魂1
           绝色风华前传之寒月刀魂1

  
字数:0.7 万


              第一章校园玫瑰

  春意盎然,这种氛围在B 市滨华科技大学的校园里体现的淋漓尽致,一片片雪白的樱花悄然绽放,带给学子们满园的芬芳与浪漫。

  下课后。

  「静子,快过来啊!」谢恺雅拉着16岁的欧阳静子钻入了教学楼旁的樱花树林,「真美呀,东京的樱花肯定比这儿多多了吧?」

  「是的,上次和妈妈一起回姥姥家去山上看过,满山遍野的,可漂亮了呢!」
  刚上大一的欧阳静子第一次看到滨华大学校园内的樱花开放,也感到非常兴奋。

  两位青春美丽的少女追逐嬉闹着,樱花林里飘动着她们窈窕的倩影,为春花烂漫的校园更增添了两道春色。一身白色的连衣裙裹出了恺雅婀娜多姿的优美身段,少女围绕着樱花树旋转着,那姣好甜润的面容如花儿般绽放,银铃一般的笑声穿彻天空,一头如水的秀发随风飘起。这边穿一件黑色短裙的静子举着数码相机拍个不停。

  「恺雅姐,漂亮极了,再来一个……」

  玩了好半天,两人才尽兴而归。谢恺雅今年18岁,上大二。和比她小两岁的静子从小一起长大,就像亲姐妹一样。

  「恺雅姐,姥爷过来了,说好了中午到我家吃饭啊!为了能和咱们凑在一起,他故意挑了个礼拜六飞过来呢。」

  「好的,好久没见过他老人家了,这次要让他好好指点下刀术,对过两天的击剑比赛说不定还有帮助呢。」

  ……

  两人穿过几栋教学楼,来到办公楼前的停车场,远远的停着恺雅的红色敞篷跑车,按照校规学生是不可以开私家车进入学校的,但由于恺雅的爸爸和校长是好友,也为了恺雅和静子回家方便,便有意识地为她们开了绿灯。

  半路上,一位青年从旁边迎了过来。「同学,要软件吗?」

  恺雅和静子都停住了,全都诧异地盯着这位眼前的「不速之客」,瘦削的脸上面带菜色,衣服还算整洁,鼻子上架着一只小巧的眼镜。

  「你怎么卖盗版软件卖到校园来了?!难道不知道这是违法的吗?」恺雅秀气的眸子不屑地盯着眼前的青年。

  「同学,别误会!这不是盗版软件,是我自己做的,绝对不是盗版,您需要什么,可以看看啊?」青年从廉价的皮包里拿出一堆刻录光盘,一一展开上面的标签,「不瞒你说,我也是科技大学毕业的学生,已经毕业两年了,绝对不是盗版。」

  一时间恺雅觉得他挺可怜,看他文质彬彬的样子,好像不是骗子,便顺手接过几张光盘。

  「姐!」静子生气了,「他明显是骗人的,那么多的软件哪能是他自己开发的,编程序可难了,你又不是不知道。」

  「小姑娘,这些真是我这几年来自己开发的,没有骗你。」青年一脸的真诚。
  「那好,我来问你,」恺雅对自己的计算机水平非常自信,决定考一考眼前这位所谓的程序员,「你这儿有办公软件,这套软件与微软的office相比有什么
不同,你是用什么语言写的?」

  「我的这套办公软件是具有协同办公功能的,加入网络管理,而且好多细节的设计完全符合中国人的操作习惯,用的编程语言是c ++……」

  「那你说c ++与c 语言有什么区别?」恺雅不客气地打断了青年的话。
  「c++ 区别与c 语言的地方在于它是一种面向对象的编程语言……」
  谈到自己的专长,青年滔滔不绝地畅所欲言起来,听得恺雅不住地点头。
  欧阳静子刚上大一,刚刚接触到计算机编程语言,皱着眉头听他们口若悬河的讨论,如听天书。

  「看来你还真不是冒牌的,」恺雅笑了,「好,我先买几张试试。」

  少女笑靥如花,青年看得眼睛有点发直了。「好好,这是办公软件,这是图像处理软件………」

  「行了行了,」欧阳静子制止了不停向恺雅手里塞光盘的青年,「说好了先试用的吗,谁知道好不好用。」

  恺雅拿着两张光盘和静子走了开去,走出没几步,又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青年,发现他还傻乎乎地站在那儿,不禁笑出了声,转头边走边想,「这人怎么傻乎乎的,不过这些软件如果真的全是他设计的,倒是满有才华的。」

  「我的公司的名字叫『盘古科技』!……」后面又传来了文彧的声音。
              ××××××

  文彧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公司,这家所谓的B 市盘古科技有限公司地处繁华的商业街路段,只有几十平方的空间,里面收拾的很干净,旁边的陈列柜里摆满了各种计算机软件。一进门就是一张简易的柜台,一位十四五岁的小姑娘正趴在上面做功课。

  「哥!你回来了!」小姑娘兴奋地站起来,朴素的穿着难以掩饰她优美的身段,娇俏的容颜如波似玉,周身上下散发着一种青春少女特有的气息。

  「小媛,歇会儿吧,先过来吃饭。」文彧笑了一下。

  「是,哥哥辛苦了。」苑媛蹦跳着过来接过文彧手中的包子,「咦?哥你又乱花钱了,买奶粉干嘛,我又不需要。」

  「说什么呀?你马上要参加高考了,不补补怎么行?」文彧说着打开袋子的封口为苑媛冲了一杯奶粉。买奶粉用的十元钱是刚才卖给恺雅软件赚来的。
  「这儿环境太吵了,人来人往的,影响你复习功课了。」文彧在刚支好的一张小桌子旁坐了下来,递给苑媛一个包子。

  苑媛虽然饿的不行了,仍然尽力控制着吃饭的速度。「不影响,今天上午一个人也没有来的……」说到这儿苑媛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突然停住了。

  文彧苦笑了一下,「没关系的,小媛,你先好好复习功课,公司会慢慢好起来的,我已经借到钱了,第一学期交学费是绝对没有问题的。喝点吧,千万别饿坏了。」

  「哥……」苑媛眼睛里闪着泪光,「我给你增加负担了,要不是为了我……」
  「又胡说了……」

  小姑娘把玻璃杯子递给文彧,「你喝吧,看你瘦的,你才需要补补呢!你这样连个嫂子也给我找不着。」

  文彧扑哧一声笑了,苑媛举着杯子也笑了……

  夜深了,苑媛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隔壁还传来劈里啪啦敲键盘的声音。
  这本来只是一间屋子,中间用薄薄的木制隔断给隔开了,所以隔音性不是很好。

  苑媛知道是文彧还在连夜加班编写软件,十二岁那年苑媛的父亲得了一场大病,素不相识的文彧为了帮助他们拿出了自己所有的积蓄,但最后还是没能挽回爸爸的生命。但从此以后,苑媛认识了这个半路上的哥哥,从此两人相依为命。
  每天晚上,文彧总是加班工作到很晚,苑媛便在自己的房间里看书陪着他。
  总是到她再也睁不开双眼时,隔壁还是能听到键盘的敲击声。为了省电,苑媛便会熄了灯,躺在床上静静地等待键盘声音结束后才能入睡。

  而最近,文彧白天带着自己的软件到处推销,晚上总是弄到特别晚,苑媛知道文彧这么拼命是为了筹集她上大学的学费,他们共同的目标是苑媛能考上A 市的少年科技大学。「为了哥哥,我一定会努力的。」苑媛想着,决定从今晚开始破例,不再等文彧熄灯后再睡,自己要休息好,不会让哥哥失望。

  同一时间,在B 市滨华科技大学击剑训练馆里。全副武装的一男一女正在进行着击剑练习,吆喝声此起彼伏。

  「啊!……」的一声,男的头部中剑,训练立时停止。

  「不练了!」女方说着,气急败坏地摘下头盔扔在一旁。头盔摘下的同时,露出一头美丽的黄褐色卷发,然后是一张美艳绝伦的俏脸,只是俏丽中泛着冰冷的气质,那咄咄逼人的眼神不禁让人望而生畏。

  李小东沮丧的摘下头盔,过来陪着不是。

  可还没等他开口,女友冷晓莟就是一顿嘲讽,「亏你还是学生会主席,就这水平,也不知道你这个击剑队队长是怎么弄上的!」

  「晓莟,我这不有一年没参加比赛了嘛,再说你的水平这么高,一般的男队员根本就没法和你陪练……」

  「胡说,别以为我不知道,还不是靠你老爸副校长的关系,你这个队长不参加比赛还当个什么队长啊,哼!」冷晓莟拿过男友递过来的毛巾,擦着汗走下了台子。

  「好好,我明天去把这个没用的职务辞了就是了,你有什么好生气的。」李小东性情天生老实,跟在后面不停陪着笑脸。

  「你辞不辞跟我有什么关系,没人陪我练剑怎么办,我如何在三天后的大赛中击败谢恺雅,上界我可是输给她了,憋气憋了一年了!」

  「这个……」李小东可犯了难,找人陪练倒是不难,只是男子剑术队也没有很高水平的,而冷晓莟虽然在上届比赛败给了谢恺雅,但绝对是高手,对她根本起不到指导作用。除非……

  突然,李小东一拍脑瓜,「晓莟,有一个人他肯定行!」

  「谁呀?」冷晓莟懒洋洋地喝着可乐,「你们队里那几个所谓的高手我随口就能数出来,水平比你也好不到哪儿去。」

  「不是咱们学校的,我的一铁哥们,在理工学院,前一段时间我们切磋过,他可是绝对的高手,让他陪练,保证会让你水平大有提高。」

  「他行吗,叫什么名字,还有三天就要比赛了。」

  「王力健,你等等,我马上打电话让他过来。」

  「你疯了,这么晚了,谁还不睡觉?」

  「你放心,他还从来没这么早睡过觉。」说着,李小东拨通了王力健的号码,「喂?在哪儿HIGH呢?有件事得请你帮忙……对,就现在,你不知道,我这女朋友,脾气大着呢!……好好,我马上开车接你!不用?好吧,那我到门口等你。」
  一家夜总会里,满口酒气的王力健放开手中小姐站了起来。

  「健哥?你还真去,这么晚了,好好的妞不玩,遭那份子罪干吗呢!」一边的哥们嚷嚷着。

  「强子,你们先乐着,我去去就回。你们有所不知,我听说小东的女朋友那可是个绝色妞,这次正好开开眼……」说着,王力健披了件外套走了出去。
  「好!健哥,待会儿一起弄来玩玩儿……」

  ……

  二十分钟后,一辆黑色轿车停在科技大学门口,一直等候在那里的李小东钻进车里,汽车开进了校园。

  「来,介绍一下,这位是健哥。」李小东指着王力健给女友介绍道。

  「健哥,这位是冷晓莟. 」

  「你好!」王力健伸出了手,眼珠子在冷晓莟的身上快速地瞄来扫去,最好停在了那张姣好冷艳的俏脸上,「早就听说小东找了个漂亮媳妇,果然名不虚传啊,哈哈……」

  「谁是他媳妇,」冷晓莟嘴角轻轻一皱,算是挤出一丝笑意,轻轻地握了一下王力健的手,「半夜里把您叫过来,麻烦你了。」

  李小东讪讪地笑着,「健哥,麻烦你指导晓莟几下,好让他在这次比赛中拿个冠军,要不我可惨了!」

  「是吗?看不出来,这么漂亮的美女竟然会虐待自己的男朋友?」王力健一边调笑着,一边换上击剑战服。

  晓莟换好服装,抢先跳到台上,右手的细剑在空中划了个美丽的弧形,刚才看见王力健那略显肥胖的身躯,根本没有把他放在眼里,想三两下把他打发走了拉倒,自己也好回去休息,找老师的事只有明天再说了,反正她这次是铁了心要击败谢恺雅。

  王力健盯着对方窈窕的身躯,嘴角闪过一丝冷笑,不紧不慢地套上头盔……
  咔咔咔,两剑一阵交错,冷晓莟咦得叫了一声,刚才差点被王力健刺中,心里不禁一惊。对方的力量和速度,竟然是队里的教练都无法与之相比的,看来确实是个高手。

  接着几个回合下来,冷晓莟浑身香汗淋漓,头部、胸部和肩部都先后被王力健剑尖击中,不得不摘下头盔认输。

  「我说吧,」李小东拍着手走了上来,「健哥是个高手,这下信了吧,这几天可找着老师了。」

  冷晓莟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笑容,「那就麻烦健哥了。」

  「哎?!不麻烦,给你这样的美女当教练,那可是求之不得的事,小东,女朋友先让给我几天了?」

  「去你的,开什么玩笑!」李小东在王力健屁股上踢了一脚。三人全都笑了起来。

  接下来,两人继续练剑,王力健一边和冷晓莟对攻,一边不停地作出指导,有时甚至停下来纠正她的姿势和动作,晓莟心里非常兴奋,短短一个小时时间,水平便提高不少。

  已经是凌晨一点了,李小东则忍不住打起了哈欠,「我说,能不能明天再练,太晚了。」

  「你回去睡吧,待会儿我送晓莟回去就行!」王力健对自己的教练工作非常满意,一点睡意也没有。

  「是啊,小东,我们再练一会儿,毕竟没几天就比赛了,你先回去睡吧。」
  冷晓莟不断地调整着自己的进攻动作,无暇顾及自己的男朋友。

  「那好吧,你们不要练到太晚,我先回了。」李小东不住地打着哈欠走了出去,「王力健,你一定把我女朋友送到宿舍。」

  「放心吧!」说着,王力健抬手刺向对面美女的头部……

  结束后,已经是凌晨两点了。冷晓莟气喘吁吁地脱下剑服,身上的运动衫已经被汗水浸透,说了一句「健哥,你等我一下」,便走到隔壁的更衣室换了衣服。
  这王力健原本是好色之徒,由于父亲在省击剑队任教练,从小跟着练习,成就了一身好剑术。母亲死的早无人管束,上初中起就跟社会上不三不四的流氓混在一起,爷爷是海归的华侨,称之为巨富也不为过,对这个孙子宠惯太甚,导致王力健越发的放纵,难以约束,最终竟走入黑道。

  刚才一进门看见冷晓莟时,流氓成性的王力健就动了邪念,一直在不断地寻找机会,使出自己浑身解数辅导这位好胜心极强的美女,等到小东走了之后,便心中狂喜,暗道真是天赐良机。

  刚才冷晓莟脱下厚重的剑服,薄薄的红色运动衫贴在身上,王力健看得眼睛都直了,那傲人的胸围,纤幼的腰肢,高挑的身段,无不洋溢着青春的动感与娇美。所以当晓莟走进更衣室后,王力健想都没想就跟了上去。

  也许是因为深夜有些犯困的缘故,冷晓莟竟然忘了反锁上更衣室的门。更衣室面积很小,更像是试衣间,只有几平方米的空间。就在冷晓莟刚刚脱下运动短裤的时候,门突然被拉开了。

  「啊!」有些迷糊的冷晓莟突然清醒了过来,竟然是王力健!赶忙用刚脱下的短裤遮住下身。

  「你出去!」晓莟厉声喊了起来,想不到刚才还让自己特崇拜的高手竟然是个色狼。

  王力健不慌不忙地把门反锁,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晓莟几乎是半裸的躯体,一双玉腿笔直修长,可能是刚刚剧烈运动的缘故,一层薄薄的汗珠闪烁着晶莹的光泽。

  虽然和冷晓莟接触只有几个小时的时间,但对女性甚为了解的王力健一看就知道她是属于冷艳高傲的那种类型,对付这种女孩儿他自认为还是蛮有经验的。
  「你想干什么!」冷晓莟面无惧色,从小到大她就是家里的公主,凡事不争个第一誓不罢休,18岁的少女在记忆里还从来没有怕过什么人。

  「小妹妹,健哥今晚饥渴的慌,辛苦了一晚上,你也不想办法报答一下哥哥?」
  王力健慢慢的逼近冷晓莟,眼神里折射出火辣辣的欲望。

  本来晓莟以为对方会扑过来,这样她可以利用自己灵活的身形躲闪,趁机跑向门口。没想到他竟然不紧不慢地靠了过来,房间本来就很小,这样下去便很难逃脱,禁不住有些惊慌起来。

  「王力健,你不要这样!你能教我我非常感激,但你如果做出什么过分的行为,以后你肯定会遭到报应的,我和我的家人是不会放过你的,你不要过来!」
  冷晓莟紧张地后退着,试图通过言语让对方清醒一下,自己好趁机逃跑。可想不到王力健竟一点都不为所动,慢慢的后退的余地也没有了,背部碰到了墙壁上。

  就在冷晓莟身形一顿,想往一边跑的一刹那,王力健瞬时起动,高胖的身躯竟然像大鸟一样灵活,一把将冷晓莟扑到墙上。

  「呃!你放开我!」晓莟惊叫起来。

  王力健将冷晓莟紧紧抱在怀里,一把夺下遮羞的短裤,少女的下身便只剩一件小巧精致的黑色丝质内裤,王力健的大手轻抚着晓莟如丝如缎的大腿根部,嘴巴却紧贴在她的耳边,呼出的粗气煽动着晓莟耳边的秀发,晓莟的小巧的耳朵慢慢地变得透红。

  「今晚从了我,我绝对让你爽,而且这两天我会好好教你,保你击败对手,拿到比赛冠军,如何?」

  「不行!你放开我!不然你会后悔的!」冷晓莟雪白的美人鱼一般激烈挣扎着。

  「我就不信治不了你!」王力健左手控制住冷晓莟不断扭动的娇躯,右手握拳,在她的小腹上猛捣一拳。少女闷哼一声,挣扎立时停止了,身子瘫软在色狼的怀里,一向高傲的俏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

  虽然由于紧拥在一起,那两团惹火的美肉不停地刺激着自己的胸肌,但王力健并不急于除去美女的上衫,右手抱住冷晓莟已经无力反抗的娇体,左手分开黑蕾丝内裤的外沿,手指伸向那神秘的秘密花园。

  突然,王力健停住了,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似的,脸上露出了极度兴奋的表情。
  「竟然还是个处子!呵!果然被我猜中了,李小东那个废物根本搞不定你,到现在竟然还没上到你,竟然还是个嫩雏儿,哈哈,看来天生就是为我预备的!」
  「混蛋!你放开我……」长这么大,头一次被别人摸到私处,冷晓莟羞得满脸通红,而刚才又被王力健一拳打的浑身酥软,只能无力地推搡着男人粗大的身躯。

  王力健此时的兴奋之情难以用语言来形容,暗暗发誓今晚一定要彻底俘虏怀里的这位美娇娥。小东啊,小东,你的女朋友从现在开始就归我了,呵呵。
  王力健粗糙的手指在晓莟内裤里不断地打着旋儿,轻轻地摩擦着少女敏感的大小阴唇和阴蒂。冷晓莟生性冷艳闻名,虽然谈过几次恋爱,但也就是停留在接吻的程度上,历任男朋友都曾经禁不住诱惑想偷食禁果,无奈晓莟太厉害了,觉得还不是时候便连喝带斥,加上长期练习击剑,还会一些功夫,竟是无一人能得手。

  而在王力健面前,冷晓莟则显得那么的娇弱无力,有几次试图反抗都被对方眼疾手快地制住,整个身体对方强壮有力的男人牢牢控制住,动弹不得。更要命的是王力健的手指竟然胆大妄为地侵入自己的私处,那令人匪夷所思的拨动揉按竟让自己麻痒难耐,浑身热流纵横,躁动不安,这种感觉是自己长这么大从来不曾有过的。

  王力健的手指点住晓莟那颗已经胀起的小豆豆,老道的快速揉弄刺激,18岁的少女身体异常娇嫩和敏感,哪经得起这般刺激,没多久,冷晓莟檀口微张,轻轻的啊的一声,18年来发出了第一声性感的呻吟,接着小穴口像是得到了召唤一般,微微地张开了。

  「这是怎么了?」冷晓莟大脑一片迷乱,往日的高傲与矜持消失的无影无踪,从没有过的热流从下体传来,明显地感觉出自己的私处竟流出了湿滑的液体,顺着王力健的手指滴在了自己的大腿上。

  「不!」晓莟绝望地叫着,「你干什么,快停手!」粉拳无力地捶打着王力健的脊背。

  王力健嘿嘿笑着,伸出自己的小拇指,拨开晓莟的两片花瓣,悄悄地探入细小的洞口,在指尖伸入的一刹那,轻轻地摩擦着处女膜的边缘,一阵柔麻的刺激,另冷晓莟忍不住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呵呵,不着急,哥哥待会儿会让你叫得更爽!」王力健说着便开始均匀的抽动插入晓莟阴道的小拇指,指肚轻轻摩擦着处女膜边缘,让冷晓莟忍不住娇喘连连,浑身颤动不已。很快,越来越多的透明液体如同不断汇聚的清泉,汩汩地流了出来。冷晓莟面色潮红,脑子一片空白,她不明白制住自己的男人对自己作了什么手脚,自己又为什么会有这种丢人的反应,只是觉得体内如同波涛汹涌,马上就要崩溃了,一切都要被冲泻的一干二净。

  感觉出怀中的美女开始浑身颤抖,不自觉地紧紧抱住自己,王力健暗笑不已,如此的美丽娇娘被自己玩得淫水直流,让这个色狼血脉贲张,那柔软而富有弹性的白嫩娇躯,凹凸有致的玲珑身材几乎要引得自己喷出鼻血来。再也没法按套路办事,王力健三下五除二褪下了自己的裤子,跳出自己早已坚挺的大家伙,顶在了冷晓莟的粉腿上。迷乱中的冷晓莟突然感觉大腿上一热,被一个粗大的东西顶住,接着下体一凉,内裤离开了自己的身体。

  此时,冷晓莟似乎预感到了什么,突然清醒了一些,重新开始奋力挣扎起来,可哪抵得过王力健那有力的臂膀和肥壮的身躯,越来越感到绝望的冷晓莟感觉自己的双腿被身上流氓的粗腿分开,接着一根粗大的东西顶在了已经湿淋淋的小穴口,心想完了,一向心高气傲的自己的第一次竟然是被强奸破处。

  王力健的龟头不断地在处女的洞口或轻或重地研磨着,品尝着冷晓莟处女膜那无与伦比的弹性,而早已被紧紧抱住动弹不得的冷晓莟则满目含泪,处女膜传来的酸疼火热的强烈刺激却让自己欲火难耐,下体的淫水流得更多了,修长婀娜的双腿脚尖微微点地,早已支撑不住酥麻的身体,几乎完全瘫软在王力健的怀里。
  王力健的龟头越来越快地在洞口转动,感觉越来越多的淫液浇在自己的龟头上,舒爽不已。而怀中冷晓莟的身体则越来越烫,越来越难以自持,口中的呻吟声也越来越急促香艳。

  「冷晓莟,今天我给你开了苞,你这辈子都是我的女人!哈哈!」说着王力健下体用力一顶,只听冷晓莟一声惨叫,随着处女膜的瞬间撕裂,鲜红的处子之血混合着淫液流溅了出来,而硕大的阳具残忍地分开嫩滑的阴道内壁,结结实实地顶在花芯上,晓莟美丽的娇躯一下子被顶了起来,被牢牢地定在了身后的墙壁上。

                【待续】